请勿关注,我只想找个地方写遗书。隆重为您介绍——半死不活的蠢货,自以为是的哲学家,末日狂欢者

黄粱

在回家前的最后一晚最后陷入梦乡的半个小时,我做了一个梦。梦中的世界末日降临,人们陷入地狱,我在离家不近不远的地方着急想回家。不是因为家里还有什么储备粮,是因为家里还有妈妈。我在梦里急到要发疯,我害怕的简直要醒来,最终闹钟结束噩梦。

我曾经看过一个报道,大意是人们的梦是另一个平行世界,醒来后我仍在想,那个世界的我该多绝望呢?

我从没体会过那种绝望,像是把命里的一部分活生生抽了出去,如果有人能将她好好带回来,我愿意把命都给出去。

我终于要面对我最大的恐惧了,我害怕黑暗,害怕未知,害怕不能掌控的事,但仅此一件,是我的恐惧。

可我总要离乡,可我总要去见不到她的地方,在此之前,请多给予我一些勇气吧,我总要凭着他们来走完一些必须独自一人的路。

评论

© 未及之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