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勿关注,我只想找个地方写遗书。隆重为您介绍——半死不活的蠢货,自以为是的哲学家,末日狂欢者

我的父亲是在城市里流浪的狐狸,他观察周围的人类,冷漠又缺乏好奇心,以为所有玻璃后的鱼都能成为胃中之物。我经由血脉复刻他部分灵魂,在我母亲的庇护下于她的城市中漂泊无定。

我曾幻想过母亲柔软皮毛上的气味是否能在我的身上得到传递,但除了她固执的尖角,我竟无一处像她。

血脉啊,血脉呀,是撕肉的獠牙。

祖先与我的低语将在这个城市里悄悄生长。

评论

© 未及之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